Create a gist now

Instantly share code, notes, and snippets.

What would you like to do?
零時政府,選擇冷靜看時代變遷
【封面故事】人民渴求的不是評論 而是見證 2014-04-08 12:30
零時政府,選擇冷靜看時代變遷
相較於意識形態濃厚的主流媒體,零時政府自學運開始,就號召大量志工進駐各抗議站點,提供不加評論的即時影音畫面、轉播,讓人民自行判斷這個歷史時刻的是非對錯。
楊智傑
「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尋找光明。」已逝詩人顧城在《一代人》中,寫出了後文革那一代,亟欲看清一切的焦灼與渴望。在太陽花學運裡也有另一群人,不眠不休駐紮於悶熱的議院、冷雨中的廣場、衝鋒的最前線,將現場的文字紀錄與即時影音,快速傳遞給未到場的關心者,只為把真實的光亮映射出去。
這一雙雙黑夜中燃燒的凝視,就來自於零時政府(G0V)。零時政府是由一群關心社會的資訊工程師、律師和學生所組成,成立初衷就是「政府資訊公開化」,邀請民眾直接監督政府。
沒有中心統籌制定規則
在這一波學生反服貿黑箱的行動中,零時政府更承接了整場行動「資訊透明化」的重任。行動之初,他們就快速架好了網站、投影機、光纖網路等設備,提供議場內外、濟南路、青島東路的網路即時影音,並有即時的文字轉播,替現場的每一刻留下歷史紀錄。
「零時政府的個別成員對服貿的觀點或有不同,但最大共識,都是追求資訊的透明化、公開化。」成員之一表示,「我們沒有中心統籌制定聲援規則。」此種去中心化的思想,也體現在採訪過程中。零時政府拒絕推派發言人受訪,而是用「共筆」方式,讓組織成員匿名回答記者。
這樣的運作方式驚人地有效率。幾個小時內,零時政府就在支援現場的忙亂之中,有組織地回答完了採訪問題。「線路組、物資總部、後勤志工雖然密切合作,然而除了彼此ID之外,大家互不相識。」一名成員說,這樣分散式的運作,極其有效率地統合了各抗議場所的訊息網路。
人民選擇「跳過詮釋」
除了傳遞現場資訊,零時政府也彙整了「抗議者自保須知」、「二十九國語言向國際簡介占領行動」等協作文件供民眾分享,並且提供人力物資需求平台,讓工作人員能上網填寫各個據點需求的物資,例如防蚊液、帳篷、垃圾袋或者擔架等緊急用品,並附有人力調度的需求表單,儼然已成為一個地下後勤補給總部。
「零時政府在議場內的轉播,同時在線人數最高達到四萬多人,而各個會場的觀看人數,則已累積到三十萬以上。」一名成員表示。這些畫質粗糙、沒有主播激情評論的轉播畫面,能夠吸引這麼多觀眾,可說是人民選擇「跳過詮釋」,渴求「直接真相」的具體展現。
零時政府以傳遞現場訊息為初衷,但他們並非單純的傳聲筒。許多未經證實的訊息,若經零時政府擴大,可能如漣漪般傳遞,最終形成一股海嘯。三月二十四日凌晨,臉書就謠傳抗議民眾因鎮暴死亡的消息,「零時政府第一時間選擇按下不發,並直接去電台大醫院確認事實的真偽,後來才發現並非如此。」一名零時政府成員說。
然而,這群熟練的老手,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。零時政府分散、獨立的運作方式,雖能迅速將資訊、資源傳遞到需求端的手中,卻可能因為片段化的傳遞導致資訊重疊。「例如有許多民眾同時看到粉絲頁『徵求暖暖包』的訊息,就大量捐助,導致物資短時間內大幅湧入某特定站點,讓志工整理非常困難。」
另外,諸如手機無法通訊,行動網路壅塞,以及志工的身心狀況失調,都是零時政府此刻必須面對的問題。
提供「不加工」的現場訊息
太陽花學運至今已經超過半個月了,零時政府仍不斷在現場提供最即時、未經「加工」的訊息傳播。每個時代都需要冷靜旁觀的目擊者,而零時政府就是那靜靜站在場邊的人。當主流媒體披掛意識形態,蒙蔽人民知的權利,或許,我們需要的就不再是評論,而是見證。
Sign up for free to join this conversation on GitHub. Already have an account? Sign in to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