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Instantly share code, notes, and snippets.

Embed
What would you like to do?
開放近用游擊宣言。based on early work from: http://bobluonnews.blogspot.tw/2013/01/rip-aaron-swartz.html

開放近用游擊宣言

資訊就是力量。總是有人想要獨佔力量,資訊也不例外。

全世界的科學和文化遺產、出版了幾百年的書籍和期刊,正逐步由少數私人公司數位化並上鎖。想讀最有名的科學論文嗎?你得付一大筆錢給 Reed Elsevier 這類出版商。

有些人力圖改變這種現況。「開放近用運動」奮勇抵抗,以確保科學家們不要將他們的著作權簽給別人,讓他們的作品能在網際網路上,採取允許任何人近用的條款發表。但即使在最樂觀的情況下,他們的努力也只適用於未來新發表的作品。先前的一切,都已經失去。

這是我們付不起的代價。強制學者付錢讀他們同事的作品?掃描整個圖書館,但只讓人在 Google 閱讀?只提供科學文章給第一世界的菁英大學,而不給在南半球的兒童?這些是不可接受的暴行。

很多人說:「我同意,但我們能做些什麼呢?公司持有版權,他們對近用者收取大筆金錢,這是完全合法的--我們沒辦法阻止他們。」 但有件事可以做,現在就有人在做:我們可以反擊。

有權近用這些資源的人--學生,圖書管理員,科學家--你們被賦予了特權。你們大啖知識的盛宴,世界上其他人卻被鎖在門外。但是,你們不必--事實上,在道德上來說,你們不該--為自己保留這份特權。你們有責任與世界分享。其實你們已經在這樣做了:與同事交換密碼、回應朋友的下載請求。

於此同時,被鎖在門外的人,亦非束手無策。你們偷偷鑽洞、攀越圍欄,解放被出版商鎖定的資訊,來分享給朋友。

但是,這些動作都在黑暗中進行,隱藏在地下。有人叫它作偷竊或盜版 (piracy),好像在說共享豐富的知識,在道德上相當於掠奪船隻並謀殺船員一樣。但分享並非不義--它是道義上的責任。只有利欲熏心的人,才會拒絕讓朋友複製一份。

當然,大公司就是利欲熏心。他們經營所遵循的法律,要求他們如此--他們若不徹底執行,股東們就要造反了。政客也被他們買通,通過法律來賦予他們決定誰可以複製的專屬權力。

遵從不公正的法律,不會帶來正義。走進光明的時候到了,我們在偉大的「公民不服從」傳統底下,對私人竊取公共文化的行為宣告反擊。

我們必須奪回資訊,無論它們被儲存在何處,我們都要複製一份,與世界分享。我們必須趕快把版權已經到期的東西歸檔典藏。我們要購買秘密資料庫,把它們的內容放在網路上。我們要下載科學期刊,再上傳進共享檔案的網絡裡。我們要爭取的,就是「游擊式開放近用」。

如果我們在全世界各地的人數夠多,我們不只能發出強烈的訊息,來反對知識私有化--我們會讓它走入歷史。你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列嗎?

Aaron Swartz

@audreyt

This comment has been minimized.

Copy link
Owner Author

@audreyt audreyt commented Feb 11, 2016

這份翻譯採 CC0 拋棄著作權。

Sign up for free to join this conversation on GitHub. Already have an account? Sign in to comment